马佛青 普照寺

普济有情,照亮大千

普照寺之磨蹭,推溯上来,確实久矣,1986年林凤居士把道观献捐马佛青,我正在高中三准备应考SPM。翌年5月9日马佛青总会礼请时年32岁的继程法师晋任普照寺住持,我到了士姑来的工艺大学读书了。

时光荏苒,等到1991年5月28日卫塞节普照寺动工,我身在工大的最后一个学年了。不料动工不久,同年8月11日,「因种种政治因素」,工程被居鑾北区县议会勒令停工。

拖沓推搪,「普济有情,照亮大千」的初心,唯有一再挪后。1996年11月20日老迈的林凤女士抱病往生,怀抱一生的佛寺仍然不能完工。人间人为的遗憾,何止是这一桩呢?

前前后后,经过漫长17年的光景,和多届的政府和N任州务大臣不断周旋,2008年308大选前四天的3月4日终获復工准证,2009年復工,2015年7月11日落成。

屈指一算,1955年出生的继程法师,如今迈向60岁的耳顺之年;吾友梁伟强医生那一代的马佛青领导,也人人年已中年。回顾曲曲折折的陈年往事,想必大家各有难言之感伤。

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不过是个原庙延伸的扩建工程(Tambahan Kepada Sebuah Tokong Yang Sedia Ada),用意清晰,旨意明白;偏偏好事多磨,早在二战存在的普照寺,因此陷入政客左右的困局之中。

耐人寻味的是,1991年3月15日內阁財政部批示普照寺首期建筑基金捐款豁免所得税,指示甚至已在1991年4月25日《宪报》公佈,何以后来生出那一匹布长的纠纷?

这个国家,总是折腾在政治化的交通圈,兜兜转转。普照寺初议,年方10岁的李心洁如今是个大明星了。出席普照寺落成典礼,和继程法师合照,李心洁不知是否记得苦涩的这段过去呢?

转自:东方网

Leave a Reply